首页 > 法治 > 正文

陕西神木化工:在职员工离奇死亡 家属再闹就不给你申请工亡了

发布时间:2020-09-02 22:24:22 来源: 作者:[!--aa--] 编辑:
 

工亡,“因工死亡”之简称,也包括因职业病死亡,是指劳动者在从事职业活动或者与职业活动有关的活动时所遭受的事故致死和职业病致死。

晴天霹雳 四旬男化工厂离奇死亡

2019年年底,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国人民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居家不外出,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于新年的迎接,2020年1月31日,农历正月初六,当人们还沉浸在春节的喜悦中未走出,刘俐却接到了一个噩耗——丈夫刘勇在工作单位神木化工死亡。

听到这个噩耗之后,刘俐呆在了原地,当在殡仪馆见到丈夫的遗体时,她就晕厥了过去。

据刘俐讲,她丈夫刘勇1981年生,1.7米左右身高,体重大概95kg。

“我丈夫虽然胖,但是他没有任何心脏病史以及身体不适,血压也一直在临界血压状态,作为一个医生,我太了解他的身体状况了。”

“我看到他遗体的时候,家里亲戚不让我近前,当时他平仰卧位,裤子已经换成新的了,没有穿上衣,上身外露的部分未见明显伤痕 、青紫等痕迹,但头部套了一个塑料袋,我能清楚的看到肩部以上以及头部青紫,鼻子、口都有血液流出。”

“我丈夫才38岁啊,你说就这么活生生的一个人,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这么走了!我没办法接受他死亡的事实,我感觉他就像睡着了……”

“当时,我问我大伯子(死者哥哥),我大伯子跟我说医院的人告诉他说是心脏猝死,但我丈夫身体一直没什么问题,怎么就会心脏猝死了?而入院证明写的是死因待查,我就不清楚了,我丈夫到底是如何死的?”

对于丈夫的死,刘俐百思不得其解,心里也有种种疑问!

疑问一:我丈夫怎么死的?

1月31日,与死者在同一单位工作的刘俐同学微信语音告诉刘俐,她丈夫出事了,正在医院抢救。

3月21日,刘俐父亲在厂区门口遇到当晚值班保安。在交流中,保安才发现刘俐不知道事情的发生情况。

据保安回忆:死者是在厂区出的事,事发当天,大约凌晨三四点的时候,一个职工骑自行车从厂区到生活区找速效救心丸,结果没找到,就返回了厂区。

在8:10左右,一辆越野车从厂区开到生活区,车里人说有急事,测什么体温,也没有登记就风风火火的开进了生活区公寓,大约过了5分钟左右,110警车开进了,又过了大约5分钟,120来了。

“我翻看我丈夫的通话记录,8:05到8:11,陈某(死者班组班长)打了5个电话没有接通,8:14又发了微信视频电话未接通。”

“丈夫室友跟我说他当时下夜班正在食堂吃早饭,陈某给我打电话说我丈夫没到岗,打电话不接,让他回宿舍看看,回去之后看到他在床上躺着,摸了一下腿还有温度,就回了陈某,之后就没参加急救”

刘俐说:“我怀疑我丈夫的死因单位有隐瞒,先是速效救心丸,再是越野车,出警警官告诉我他去了单位公寓的时候,看到我丈夫在厂区的救护车上。

据医院救护车出车记录来看,救护车8:29出车,8:34到达现场,8:40救护车已经返院,入院前已经宣布死亡。

神木化工的宋经理亲口跟我说,当时医院救护车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亡了,医院都不收了,是他们硬叫工人从厂区救护车搬到医院救护车上的。

后来他又告诉我当时看我丈夫不行了,就立刻拨打了120急救,急救人员从宿舍抬下来的。

一个95公斤的病人,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抬下来的?短短的几分钟,救护车一来一回,再抬人,这可能吗?

而且据接诊医生回忆,他们去了的时候人已经死亡时间超过2个小时了,他们要走,可是单位的领导就让他们拉倒医院去抢救,争执了大概有5分钟左右才到医院抢救的,病历上没有体现过死亡时间。

所以,我怀疑宿舍并不是我丈夫的死亡现场,而他的死亡现场是在厂区,然后用越野车拉到生活区的!”

疑问二:为啥不让我看监控?

丈夫死亡后,刘俐第一时间报了警,她怀疑丈夫死因有问题,要求看车间以及生活区视频,警官告诉她说:他们不敢这么做,如果对死因有疑义,回头他们把出事区间所有的视频监控复制保存备案。

当刘俐要求立案的时候,警官不仅没有复制监控视频,反而说出警现场不是在单位,而是在医院。

为了弄明白丈夫的死因,刘俐多次找神木化工的各位领导无果,无奈之下,她只能带着孩子进单位找人,而迎接她的是大门口十多个保安的推搡,脚踝扭伤,衣服扯破,两部手机摔坏,吓得两个孩子哇哇大哭,浑身哆嗦。

3月22日,刘俐又向单位要求查看监控视频,单位的三位领导告诉她:监控视频个人没有权利查看,只能公安部门看,如果经了公安部门,那就必须尸检,最终走司法程序。那他们就没有义务申请工伤鉴定!

4月9日,在派出所的允许下,刘俐再次联系到神木化工部门经理,他告诉刘俐监控只能看40天内的,1月份的已经覆盖了,无法调取。

4月28日,再次要求看监控,神木化工领导称单位厂区以及生活区里监控都坏了。

疑问三:到底是工亡还是什么?为啥不跟我协商?

事发后,刘俐在巨大的打击之下倒下了,在医院治疗回家后,大伯子告诉她:单位的领导说让你把所有事宜全权委托给他他去跟单位谈赔偿。刘俐没有同意,当时,大伯子就火了,开始联合家人强行对刘俐进行限制,刘俐无奈报了警,从此,就再也联系不上婆家人。

4月10日,该事件被榆林市工伤保险部门鉴定为工亡。但直至现在,神木化工答复刘俐的就是:“工亡基数没有出来,申请不了,还有雇主责任险申请程序复杂,时间漫长,先把证件交给单位,单位帮你申请,再者就是你婆婆已经委托你大伯子处理了,你们自己达成一致处理意见,且达成一致分配意见,我们在坐下来谈处理协议,签署了处理协议后,单位给你垫付一部分赔偿款,待雇主责任险申请下来,工亡待遇基数出来了,再全部付给你们。”

刘俐咨询了关于雇主责任险申请流程后,得知只要单位申请,所需材料齐全10日内便可办理赔偿。再问单位人力资源部经理,经理无言以对!

8月10日,人力部经理电话告知刘俐:“你大伯子对工亡鉴定结果有异议,单位不能给你办理工亡待遇。”

时至今日,刘俐婆家已经申请尸检刘俐的丈夫还躺在殡仪馆,对于丈夫的死,刘俐带着两个孩子还在奔波……

纷呈资讯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纷呈资讯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以下联系方式进行沟通:邮箱:3388518146@qq.com 联系QQ:3388518146 如未与非纷呈资讯网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监督电话:010-33333333  总机:010-55555555  传真:010-66666666  合作QQ:3388518146
Copyright 纷呈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