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正文

河北涉黑"京东地产大鳄"刘友欠下血泪债何时清算?

发布时间:2020-09-02 22:17:46 来源: 作者:[!--aa--] 编辑:
 

(特约撰稿人:刘来迎,通讯员吴山存、廖新发、董悦发自北京)

\

图一:刘友,你们非法武力强占村民的活命田,于心何忍呀?是哪个领导保护伞鼓动你这么干的?这样违法犯罪的事情你干过多少?

这些年来,说起河北省遵化市的浩友地产公司(下称浩友地产)这个私有个体企业,在当地可谓远近闻名。该企业与人民群众之间的发生的"怨仇爱恨"故事也因此不断传出、受害者的奔走举报控告,事件的"纷纷扰动"并"夹裹"着"刘友"的大号远近出了名挂了号。其行为特点,与全国同类涉黑企业的情况"大同小异"。

那么,想了解这家公司的"是是非非",还得从他的"出生、成长、壮大"前因后果说起。也许,这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改革开放40多年来,国家随着经济转型,房地产开发也如"夜发春笋"之势、在中华大地异军突起、扶摇直上。各类开发区,居民小区、高档商品房、别墅、城中村改造、回迁住宅建设等成为各级政府扶持和不断依托壮大的新型产业,俗称房产经济。

同时,各级政府权利机关门前开始车水马龙;各类"合法不合法"房产项目报建审批,各类跑马圈地和非法占地、甚至抢夺国家和乡村集体土地现象此起彼伏。本来包产到户、属于农民的活命土地、国家基本农田等也以"征用协议"、"租用合作"、"私下承包协议"和强行霸占遭到了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土地流转获取占用"。

由此而产生的社会矛盾也从开始的"暂露头角",发展到官商的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公权力轮番上阵、与广大弱势受害群众的对峙矛盾、利益的争夺、生存权益的抗争,各类武力极端行为接连上演;甚至,刀具棍棒打斗、暴力伤害群众事件越加常态化,而且这样的"闹剧、丑剧、悲剧"越演越越加激烈和荒唐。有人形象地将这一现象,比喻为"滴血的地产业财政",养活了不少党政机关人员。

而这个河北遵化的浩友地产,就是这样"投胎而来的"鬼怪货色。

在这家民企掌门人的眼里,只有博取最大的经济利益,只要结果不计手段、只用拳脚不顾后果。出了事甚至"人命伤害",或用钱摆平,或借助于身后的"利益团伙同盟"和大小领导、保护伞。甚至有传言说,刘友不但省里市里有领导是他的靠山,北京城里竟然也有人给他撑腰壮胆。

虽然对这一说法,目前还无从查证。但这些年里的社会治安整治和打黑扫黑运动,多名受害村民尽管不断地上访告状,刘友硬是"毫发未损、根毛未掉"。因此,不能说他的"真金白银"一直在起作用、"顶上劲"了。

有意思的是,这家私企的操手掌门人就叫"刘友",这个友字释义为:1.朋友。 2.相好;亲近。 3.有友好关系的。也许在他几十年前"问世出生"时,上苍苦心赐其如此友善雅致之名。其本意就在警示他:生死无常,既然披着人皮来了,就应懂得为人之道,慈悲一切生命、善待一切有缘,做一个有道德的、有益于国家和人民。

据传闻,这些年来,这个野蛮成性的家伙和他的打手们,就是靠着拳脚棍棒"坐地捞钱",至少在100亿以上。在京东地区的地产界,可谓是个"跺脚地三颤、放屁砸脚后跟"的相当然的人物。甚至,当地有的老百姓都不敢抬头正眼平视他!

这正应当对了那句话:"财从险恶中求"!

从刘友及打手们所干过的一件件的巧取豪夺、欺压剥夺国家、集体和人民群众利益,甚至"伤天害理、无法无天"的"过头事"、遭"天打雷劈"而羞耻愧疚的"坏事、绝事"来看,他的言行举止,跟这个"友字"丝毫不沾边。佛教的《无量寿经》中说:"先人不善、不识道德"。

因此,这里不得不告诉刘友先生,要知道,你所坑害、伤害的,是生养你国家、形影难离的家乡父老。这些年来,你的老少爷们主要就一下问题,不停地上访举报和控告你。也许,你对这份"原汁原味"的举报信不俏一顾,但绝不是空穴来风:

举报信

关于河北省遵化市浩友地产商反映材料

尊敬的领导您好!

反映人∶遵化市东坝村被抢地、强拆、挨打村民

被反映人∶东坝大队干部、遵化市浩友地产公司董事长刘友反映问题如下∶

一、东坝大队干部在刘友开发期间所犯下的违法事实∶

1、2007年,东坝村书记任贺生与刘友预谋在东坝村搞开发。2008年秋,东坝村书记任贺生、村长高贵平在全村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带着评估人员对全村30年不变的口粮地进行评估。

2、2011年3月全村群众突然接到村委会领取征地补偿金的通知,说承包地已经卖给了浩友公司进行土地开发。东坝村是1800多口人的大村,对评改这样的大事只开了两次村民代表会议,村民代表也没向每家每户传达和征求意见,也没和各户签订协议,直接进行拆迁、开发。

自刘友对东坝村开发始,他给每个大队班子成员每月每人1500元工资,发了多少年不清楚,刘友给东坝村书记村长每人两处阁楼。浩友原来双奇烧烤城自09年开始至 2018年10年时间占东坝地方,始终为浩友所有,连租费都不交,大队也不收取。

\

图二:刘友,为何还没等人家村民同意,你们就动用城管、警力强行毁掉对方的家园?你损不损?

4、自港路占地,政府收储地、马鸿铭、丁志民、于定庄、刘友占地,各都占了多少,多少钱一亩交易的,钱给了没有,还差多少,利息多少,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公示过,账目隐瞒的严严实实。

5、刘友开发东坝的土地,是一个很不清楚的帐,比如在刘友刚开发时,东坝村里的小路,两房子之间的伙道,每户宅基地院内多余的地,村里村外的边角地带,村里周围 的几条小河沟等,这些地带怎么处理的,给了多少钱,钱的去向成谜团。

6、2007年大队开会,说浩友给老百姓每户8平米地下室,镇里写了一个和老百姓给房的协议,并盖了公章,结果给老百姓的房子跟协议上写的一点不着边,此协议直至最后谁也没见到,谁也不知道这份协议的内容,镇里伙同村里一起欺骗老百姓。

二、遵化市浩友地产刘友违法事实∶

1、2009年开始,浩友就对我们涉案的土地利用社会人员进行捣乱破坏,大队说地已经卖给浩友了,就别种了,因为有大队做后盾,浩友才底气十足,敢捣乱。2011年10月30日晚,浩友公司雇佣近百名身份不明人员第二次进入我们的口粮地,将我们种植的果实、庄家、蔬菜砍倒挖出,全部损坏。

2、2011年11月20日晚上,浩友雇佣50多名社会人员第三次对我们口粮地强行圈占,我们及时报警110,出警后将对峙双方遣散,也没做任何处理;2012 年3月30日,浩友雇佣几十人第四次强制圈占,强行开发,由于他们内部发生内讧而自行撤走;2012年10月24日中午便发生了血案,重伤1人打伤5人,重伤者徐连成60多岁,把脾脏摘除。(光盘作证)

\

图三:刘友,你究竟有多大深仇大恨,将村民给活活"残废"掉?你缺不缺德?

3、2007年刘友通过钱权交易,拿到了镇海东街拓宽改造项目,在未交出让金、未拆迁的情况下把800多亩地使用权证发给了刘友,取得了开发权。

4、刘友组织社会人员殴打村民,自刘友开发至今共殴打村民12人、重伤1人、吓精神病1人,并强拆4户村民住宅,刘友等违法者至今逍遥法外。

5、浩友公司的土地手续,未含征地红线部分办理,以镇海东街等7条道路退线部分或建筑退线为基准,造成了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6、刘友在开发镇海东街的项目中,销毁账目偷逃税款达3000多万元。刘友原定村民搬迁过渡费按政府规定应给 20%,现在只给10%,给老百姓的回迁房屋面积不够数,每处相差 20-30平米,地下室面积差的更多。

三、东坝村李贺伶家被浩友公司强拆的情况∶

1、在2013年1月27日夜里,我家使用的变压器被人偷偷摘走,屋外电线被剪断,报警后,出警人员说我们没权利报警,应由电力所报警,不予立案,电力所也不给恢复用电,理由是∶变压器要是丢了,花不起钱,除非你自己花几万买。

2、第一次强拆∶2013年12月27日早上7点多,有人敲门,我刚开个门缝,一群人就闯了进来,当时外面城关镇政府、村干部和社会人员200多人将我们团团围住,钩机、铲车、大货车等各种车几十辆,一看阵势当时就被吓坏了,随后往外搬东西,搬完后开始拆房子,到了晚上就一片平地,当时正是严冬,一件衣服都没来的及穿,能带走的就是我老伴。(有录音作证)

3、我家后院是加工车间,有大量设备、机床、车床、工具、原材料,他们用货车共拉走70多车,同时还散落丢失大量财物,家禽被他们宰杀分吃,最后仅剩的一垛柴火还给点着了,实行了三光政策,自始至终浩友公司没有向当事人出示任何手续,财物清单(有录像作证)

4、2013年12月底正是严冬,买了个6平米的小铁皮棚子,没水没电住在废墟上,当天晚上,浩友公司就雇佣了6、7个社会人员拿镐将铁房子玻璃砸碎,砸门没砸开,随将屋后的柴火和木料等易燃物品全部点燃,大火从晚上9点多一直 着到后半夜,当时已报警,但始终无人出警,我们老两口连吓带冻的一下就病倒了住进了医院。

5、第二次强拆∶2017年6月7日,浩友公司保安人员(实为社会人员)、城管执法队、拆迁办等人员趁家里没人时偷偷进入我们再建房,撬开四道门锁,我们刚一进屋马上就被控制住,其中两名女干部(其中一人叫徐杰是城关镇干部)将我老伴骑压在炕上,还顺手将我老伴口袋里的7百多元卖菜钱掏走了,限制人身自由半天,他们事先将家里的剪刀、菜刀等一些利刃铁器全部扔到房上,将家里重新购置的一应生活用品、工具等等东西全部拉走。我老伴对徐杰说前面屋子里有钱,我去拿一下,他死死的压住我老伴不叫动弹,导致家里准备给儿子买房和装修的钱款160多万被他们用挖掘机挖烂并和土方一起拉走,事后我们只收集到被土掩埋的一些碎纸币(有照片作证),这次我们跟第一次强拆一样一无所有。

\

图四:刘友,人家只因为抵制你非法"拆家",为何就直接下毒手索命呀?你真不怕遭雷劈、子孙遭报应?

6、第三次强拆∶2018年12月15日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开发商和拆迁办对我家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第三次强拆,这次他们懒的再搬东西。房屋直接被推到,屋里屋外的东西全部被就地掩埋,几千斤的粮食全部被推入排水沟,(有人证),拆完后用围墙把四面全部围上,不让进入,目的就是强行抓人签字,刘友扬言∶如果李贺伶再敢搬回来,打断他的腿,叫他接都接不上(有人证)。

四、东坝村张志发挨打、被强拆的情况∶

1、浩友在我们房前盖楼,昼夜不停,长期施工,老伴长期有病不得休息,我(张志发)要求晚上不要干,白天干,浩友非要白天晚上都干,在8月2号鲍大祥凌晨1点左右到我家和我商量说∶"让他们干吧",我不同意,鲍大祥说 给你2000元作为安慰病人用,我不同意,鲍大祥说我不管了,将来受疼的就是你,然后就走了,不到3分钟,进来5个社会人员手拿铁棍,进来就打我,将我打成轻伤偏重,右腿粉碎性骨折,左右胳膊挫伤。

2、因浩友拆我们的房子,我们三户徐连成、高秀平、张志发要向上级反映,所以被遵化镇的副书记张行和镇农经站长高志东,路北派出所大队长蒋玉华从北京把我们抓回来,关进了铁笼子,穿上犯人服,不给饭吃,不给水喝,长达12小时之久(有照片作证).

3、当时拘留所所长说∶"到我们这里就得听我们的,我叫你干啥,你就干啥",当时我没办法,在刑讯的情况下被逼无奈,只能从了他们。路北派出所吴邦平2017年非法扣押我身份证两个多月,没身份证哪也去不了,严重影响我的生活。

今天,我们之所以"全文展示"这份包含受害村民血泪的举报信,目的在于:一是要相信古圣贤的苦心教诲:善恶有报,如影随形;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如果举报实事真实,作为被举报人的刘友应发露忏悔、向深受伤害的父老乡亲谢罪,以免堕落生死深渊;二是叫上你的利益同伙和"人模狗样儿"的腐朽护黑保护伞们,向庄严的国法投案自首,争取个"宽大处理"。

如果你不信因缘果报,觉得在当今中国,你"皇城里"有靠山、绝对不会有人有能力"动得了你",试图继续重金开道、靠着"对上买命、对下打压",与天理公道决斗到底。

那么,一切交给时间去做最后的"胜负裁决"吧!

河北涉黑"京东地产大鳄"刘友欠下血泪债何时清算? - 中国法律网公检法司频道  https://www.5law.cn/gongjianfasi/news/20209/202092174011715.shtml

纷呈资讯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纷呈资讯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以下联系方式进行沟通: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QQ:3388518146 如未与非纷呈资讯网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监督电话:010-33333333  总机:010-55555555  传真:010-66666666  合作QQ:3388518146
Copyright 纷呈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